$website.title}

日产托身“局外人”

发布日期:2019-12-01 16:41:33

编者按:这篇文章来自36氪“未来汽车日报”(微信公众号:自动时间),作者是李子南。

作者|李子南

编辑|颜屋

22天后,日产终于决定任命一位新的首席执行官。

10月8日晚,英国《金融时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日产已选择东风汽车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总裁兼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奈达·程(Nida Cheng)为公司新任首席执行官。该任命将于2020年1月1日前生效。此外,日产还改变了一些高层管理职位。三菱汽车首席运营官阿斯旺·古普塔被任命为首席运营官,前中国国家主席关润被任命为副首席运营官。

这家日本汽车巨头一年内更换了三次首席执行官,陷入了许多困境,正在进行艰难的自救。

自去年11月前首席执行官卡洛斯·戈恩被捕以来,日产的利润直线下降,全球裁员12500人,股价蒸发近三分之一。在过去的一年里,整个集团都笼罩在清洗和内讧的阴影下。最高管理层经常成为薪酬丑闻的受害者,内部管理问题也暴露无遗。

从日产的立场来看,这家危机企业把赌注押在这位全新的领导者身上,是为了将自己从“戈恩丑闻”的泥潭中解救出来。"奈达·程的任命代表着日产将翻开新的一页."日产汽车董事长木村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

即将面临日产近20年来最大危机的奈妲程(Naida Cheng)抱有很高的希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虽然加入日产只有16岁,但至少从他的工作经验来看,53岁的内田诚有足够的经验来承担日产首席执行官的沉重负担。

奈达·程自2018年以来一直是日产中国市场的负责人。2019年4月,他成为日产汽车执行委员会成员和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他之前负责与雷诺的合作,并担任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家公司的高级官员。长期以来,他一直深入参与日产发展战略的制定和实施。

内田先生接管日产在中国的业务后,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他对中国汽车工业环境进行了深入分析,开始修改日产在中国的采购策略,并推动日产动力总成零部件生产在短时间内登陆中国。

中国实施新能源汽车“双分”政策后,内田诚推动日产在中国陆续发布三款新能源汽车,并调整日产在中国市场的产销配额。外界认为日产在中国市场扩大电动车产品范围是他最突出的贡献。

尽管中国汽车市场正在走下坡路,日产正经历严重的内部动荡,但奈达成帮助日产稳定了中国市场的局势。2018年,日产在中国这个最大的单一市场的销量同比增长2.9%,达到156.4万辆,连续六年创下新高,贡献了集团近三分之一的收入,其中宇田诚发挥了重要作用。

然而,在大多数日产内部人士眼中,内田诚是一个“非典型”的领导者。

从他的教育背景来看,新任命的领导人打破了日本企业的传统。他毕业于京都社会科学大学神学系,而日本企业的大部分高级经理都来自法律或管理专业。

与大多数日产高管在企业中“一刀切”的传统不同,内田先生在日本贸易公司日产iwai度过了他职业生涯的一半。日产部分员工透露,曾在日本企业岩井(Iwai)工作、从事汽车贸易的宇田诚(uchida cheng)英语接近母语,是“一个有日本面孔的外国人”。

资料来源:aisan评论

2003年加入日产后,他很快因其坚定的职业道德和对成本控制的疯狂追求而出名。基于这些优势,奈达成在日产的采购工作中脱颖而出。然而,其过于理性的工作方式也被认为是对日本企业文化的冒犯。因为他在公司内部事务中过于直言不讳,程乃达被称为“局外人”。

虽然他的性格不讨人喜欢,但奈达成仍被日产视为一名称职的经理。与戈恩不同,奈妲并不迷恋权力。他更喜欢冷静地站在客观的位置来分析幕后的情况,而不是总是占据中心位置。日产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他是一个思维敏捷的人,会坚持自己的想法。”

根据Ghosn和Nishikawa Hiro的经验,日产在选择首席执行官时似乎特别“有偏见”。

对日产来说,内田城的“黑马”确实带着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脱颖而出。

前首席执行官西川弘志辞职后,日产首席运营官山中康宇和雷诺-日产-三菱联盟高级副总裁关润是另外两位直言不讳的候选人。一些日产内部人士告诉《纽约时报》,冠润在集团中资历更高,比内田城更受基层员工的喜爱和信任。西川弘(Hiro Nishikawa)卸任后暂时接管日产,也赢得了日产一些高级管理人员的支持。

西川弘和康雨土元在《山:维基百科》

相比之下,内田武史(takeshi uchida)在职业生涯的中期才加入日产,相对来说,他的影响力微乎其微。尤其是在重视忠诚度和资历的日本企业中,冠润作为东风汽车总裁职位上内田城的前身,无疑具有更加明显的优势。

然而,在一次至关重要的采访后,似乎已经获胜的山内康宇和关润都在选举中落败。

在最终尘埃落定日产首席执行官之前,雷诺董事长森纳尔(Sennar)参与了职位的最终遴选,并逐一面试了三名重要候选人。由于雷诺拥有日产43.4%的股份,获得雷诺的支持成为候选人赢得首席执行官职位的关键。

据路透社报道,森纳德在采访该候选人时曾触及一个重要问题,即日产如何确保其股息支付能力。这无疑是针对日产的,雷诺在股权方面已经压制了日产。

近年来,日产对联盟的销售和利润贡献最大,但销售业绩疲弱的雷诺一直占据主导地位。日产对此长期不满,并期望新领导人将它从压迫状态中“解放”出来。在日产内部某股力量的眼中,冠润很可能会成为带领日产脱离雷诺控制、改变这种不平等局面的“关键人物”。

但至少目前,塞纳德在新任首席执行官的任命上仍有发言权。一些日产内部人士向日本媒体透露,关润在采访中与森纳德发生了争执,并在会后直言不讳地表示,他“与法国有分歧”。

与其他两位候选人相比,长期负责联盟采购业务的奈妲程(Naida Cheng)一直与雷诺关系密切,受到雷诺和日产董事会成员的青睐。日产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雷诺认为奈妲城比冠润更容易控制。”有人甚至直言不讳地说,他的首席执行官是“雷诺的胜利”。

这位亲雷诺的高管的到来可能预示着全球最大汽车制造联盟之间关系的解冻,但这也意味着日产获得独立的计划可能会落空。

10月8日,木村匆忙召开了半小时的新闻发布会,宣布内田城的任命。他承诺新的领导团队将扭转日产的衰落,加强公司治理。此时,前首席执行官西川裕仁因薪资丑闻辞职还不到一个月。

显然,深陷困境的日产再也承受不起任何“麻烦”。

自从戈恩被捕以来,日产的利润直线下降,销量直线下降,股价蒸发了近三分之一,12000多人被解雇。2018财年,日产利润大幅下降,导致雷诺股息削减约1.3亿欧元。日产预计,从今年4月1日至明年3月31日的2019财年,其收入和利润将进一步下降,净利润预计将下降47%,至1700亿日元。

此外,在连续两次首席执行官因丑闻辞职后,日产高管陷入人事混乱,内部管理缺陷受到投资者的批评。近一年来,日产一直在检查其内部员工的财务状况。内部清洗和内讧的阴云继续笼罩着整个企业。日产认为,新任首席执行官不仅要带领日产走出困境,还要具备极高的管理能力,并在公司内部极不稳定的派系斗争中取得关键突破。

新首席执行官的选择被日产视为“戈恩时代”的结束和日产新时代的开始。毫无疑问,日产已经把所有赌注都押在了人事调整上。

日产认为,摆脱“戈恩时代”的阴影是该公司的首要任务。日产董事长木村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我希望奈妲成能带领公司专注于业务复苏,重振日产。”

但这不是一个容易实现的目标。

在日产的复兴计划中,内田成将面临该公司近20年来最大的危机。日本附属履行机构证券公司分析师远藤浩二(Koji Endo)认为,日产的全球业务仍需重组,新车开发步伐需要加快。与此同时,日产此前为提高公司盈利能力所做的努力没有取得成效,新任首席执行官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对于奈达成来说,如何在两大力量的对抗和介入中稳定和平衡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也是当务之急。

20年前,濒临灭绝的日产将领导者的接力棒从雷诺手中移交给戈恩。在他的领导下,日产迅速扭转局面,变得更加强大。20年后,戈恩跌入了一系列阴谋论的谷底,到达了日产命运的转折点。戈恩再次将公司的未来和复兴希望托付给与雷诺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奈妲·程(Naida Cheng)。

然而,没有人知道这一次,宇田诚是否会成为日产的“救世主”

黄金城 福建快3投注 贵州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