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site.title}

文物医院 让600岁故宫青春永驻

发布日期:2019-11-24 18:04:59

文物医院让有600年历史的故宫永远年轻。

春秋时期,只有植物造型的青铜器皿、莲花和鹤方壶、金代工艺大师雕刻的生动菩萨雕像、英国赠送的升降塔钟、精神修养殿横梁上的宝盒...无数的国宝在故宫文物医生如曲锋的手里复活了。他们不仅是大国的工匠,也是国家财富的守护者和文明的传播者。

曲锋

今年9月3日,故宫博物院举办了中国古代花木特别展览。这次特别展览通过宋、元、明、清不同时期著名的花鸟画和历代工匠的精美花木艺术品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在这个庆祝新中国诞生的盛大仪式背后,故宫博物院隐藏着文物医生们的辛勤努力。

70年前,随着新中国的成立,紫禁城也迎来了新的生活。如何保护故宫珍贵的文物已经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新中国成立以来,由技术维修人员组成的维修团队现已超过160人,拥有涵盖技术维修和精密仪器测试的完整维修团队。紫禁城遗产医院以其精湛的工艺和最新的技术守护着即将迎来600岁生日的紫禁城。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曲锋是紫禁城的文物医生之一。现在,作为紫禁城文化科学部的副主任,他正和他的文物医生同事们一起努力,让这座有着600年历史的紫禁城永远年轻。

他的青春

经过四轮选拔,他加入了紫禁城文化、体育和科学部。

1978年,曲锋出生于陕西省白鹿原。木材修复专家坦率地说,直到高中他才第一次听说紫禁城。“当我的高中同学从北京回来玩的时候,他们告诉我紫禁城是一个非常大的‘庭院’,和我们村子一样大。我很震惊,问这个院子里有什么。他说紫禁城里有宝藏。”

1997年,曲锋被中央美术学院录取。怀着对未来的期望,他来到北京学习雕塑。

曲锋说,“在20世纪80年代末,我看了一部关于西部之旅的电影。孙悟空有句台词说他想“在王座大厅里玩”当时,我以为这是一个宏伟的大厅。“二年级的时候,他第一次走进紫禁城,看到了金殿,太和殿。

曲锋说,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多次去故宫看展览。有一次,当他参观故宫古书画复制展时,他突然被书画复制大师高超的技艺所震惊。“那时,我突然想到,将来有机会来故宫工作是件好事,这样我就可以和这些大师一起工作了。”

2006年,从硕士学位毕业后,曲锋向紫禁城递交了他的简历。经过四轮选拔,他成为当年唯一加入紫禁城文化、体育和科学部的技术员。曲锋被分配到木制品小组,在木制品修理师郭文同手下学习。

“当时,看着主人修复旧物件,我觉得很简单。但是头六个月,大师们不让我碰文物。我每天打水打扫院子,然后看着老师们修理。”曲锋回忆说,当我还是一名学生的时候,我经常熬夜,当了文物修理工后,我每天都在6点钟起床。“我经常错过公共汽车,因为我起床晚了,不得不打车去上班。因此,一个月后,出租车的工资就不够了。”

曲锋说他在紫禁城的最初工作条件与他想象的不同。当时,他也想过离开紫禁城去别的地方工作,但是六个月后有一件事改变了他的想法。

一天,郭师傅文同来到曲锋,告诉他试用期后可以学习一些技能。“主人,请给我找一幅画,让我用拼图把画上的东西雕刻出来。”

这是一份曲锋认为容易的工作。出乎意料的是,问题出现在他开始操作拼图后。“我用得越努力,拼图就会越偏向。相反,我可以不费多大力气就雕刻出好东西。”曲锋发现,他认为自己可以轻松处理的文物修复工作并没有那么简单。

经过几次维修经验,曲锋的想法完全改变了。有一次,一座巨大的木塔从修复室被送了出来。木塔上有许多挂着铃铛的龙刺雕塑,但由于年代久远,大约有20条龙失踪了。曲锋被赋予制作这些龙的互补复制品的任务。

“两天之内,我雕刻了一个,交给了几个老主人。刘师傅看了看,但笑了笑,什么也没说。两天后,他给我看了一条他雕刻的龙。”曲锋说,当他看到刘大师雕刻的龙时,他感到很奇怪。他问刘师傅,“相比之下,我雕刻的东西更接近原作的大小。你为什么雕刻得更小?”当时,刘师傅笑着说,原来的木头是用灰和颜料画的。如果雕刻的替代物和原作一样大,当它被涂上灰和油漆时,将它和原作进行比较是不协调的。刘大师雕刻的龙已经留出了大量的灰烬和颜料。这是一种预先判断。那时,我意识到里面有太多的知识。”曲锋说。

在紫禁城建造文物的老工匠传授他们精湛的技艺。

曲锋说,尽管像刘大师这样的老艺术家没有上过大学,但他们继承了精湛的传统工艺。他举了一个例子,说有一次,紫禁城文远馆的隔板需要修理。隔板被分成三个部分。他和另一个学徒各自负责挡板,刘师傅负责中间的裙板。“结果,我修的挡板和刘师傅修的裙板放在一起,缝隙很明显。刘师傅雕刻的龙显然更强大,鳞片和龙身结合得更好、更有规律。相比之下,我雕刻的龙就像一条生病的龙。”

曲锋急忙问刘师傅。刘师傅指着曲锋雕刻的龙说:“你雕刻的龙的每一部分都很好,但龙是一个整体。当你开始雕刻时,你必须从整体上考虑它。龙一定有呼吸。从头到尾,你的呼吸都会被打断,龙自然就没有力气了。”

在修复文物的过程中,曲锋读了很多书,对书中记录的每一个榫卯结构都了如指掌,但有一次,木材修复小组被要求修复一个用来装大圆柱体的木圆柱体框架。“当你熟悉榫卯连接结构后,你不仅知道木制品是如何组装的,还知道用什么方向的力来拆卸木制品。然而,这个圆筒架很奇怪。即使读了几天,几个老主人也不知道如何拆开它。”

直到几天后,一个修理工偶然发现了一个隐藏的挡板,榫的位置才被发现在挡板后面。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拔不出榫,“里面很紧,怎么用力也拔不出来。我们研究了很长时间,才发现制作圆柱框架的工匠在榫中插入了一个楔子,使圆柱框架能够承受大圆柱的重量。榫伸出来了,这相当于螺钉在螺帽中变大,不能自然拔出。”这种从未在书中记录过的方法让曲锋大开眼界。

“还有一次,我们修理了阳星厅的多宝阁。多宝馆的男高音非常罕见。整个墙那么大的多宝馆都是用这样的榫头做成的。工作量是可以想象的。”曲锋在紫禁城里发现了真正的“宝藏”——古代工匠以无限的创意和精湛的工艺传承下来的高超技艺。

"修复紫禁城内的文物实际上是一种精神实践."曲锋说。

时间影响

“我在修复紫禁城的文物”

让公众对文物感兴趣

2016年,纪录片《我修复紫禁城文物》着火了。在纪录片中,曲锋的话被许多人称为经典:“中国人做椅子,就像做人一样。他以一个人的身份要这把椅子。古代中国人注重调查事物,也就是说,以自己的方式看待事物,以事物的方式看待自己。因此,紫禁城里的这些东西都是活的。修复文物的目的是传播文化,而不是在那里保存一件物品。”

曲锋说,这种激烈的谈话不是他自己在镜头前做的,而是在和同事聊天时想到的一种感觉。“我没想到这是电影摄制组秘密拍摄的,许多网民认为这是特别制作的。事实上,不是。只是说说而已。”

纪录片播出后,钟面修复师王锦、青铜修复师王有亮、书画装裱师杨华泽和曲锋都广为人知。年轻一代网民发现紫禁城深处的古代文物修复者是如此“英俊”。如果说文物本身包含着历史凝结之美,那么文物修复者的优雅气质和专注于修复传统文化积累下来的文物的表现,对于现代人来说,是少有的活的“艺术品”。

“这部纪录片的受欢迎程度令我们非常惊讶和感动。我们文物修复人员立即意识到,我们最初从事的工作可以得到全社会的认可。”曲锋说。

曲锋说,这部纪录片最大的意义是让无数不了解文物医院的人了解文物修复工作,这是一项隐蔽的幕后工作,他们对这项不受欢迎的工作和文物感兴趣。目前,故宫博物院的文物医院每次招募人员时,都会“带着数千名士兵穿过一座木桥”。80多个名额可以吸引40,000多名申请者。

故宫博物院遗产医院吸引了无数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年轻人加入其中,让这座有着600年历史的故宫博物院永远年轻。

时间故事

高科技援助

维护理念与时俱进

故宫博物院文物医院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文物科技保护机构,功能门类最齐全,科研设施最齐全,专业人员数量最多。

在文物医院,你可以看到专家把文物送到专业ct扫描仪去分析文物内部的裂缝。可以看出,专家对文物生产中使用的原材料进行了分析,便于维修人员利用原材料和原始技术修复和保存文物的历史信息。可以看出,为了修复甘龙花园傅王戈的巨大贴纸,书画修理工们趴在隔板上,用一支笔把这幅画的全彩涂成篮球场的一半大小。可以看出,胶囊盒的主人研究胶囊盒,在胶囊盒中包含的瓷器即使从高处落下也不会破裂。可以看出,漆器、木器、嵌宝等部门共同修复了雍正神父在甘龙婚礼上赠送的黄色梨大柜子。我们可以看到,字画临摹大师一个接一个地临摹曲锋当年所见的同样高超的字画临摹作品。可以看到精神修养堂的唐卡和秦安堂的大神袍躺在修复台上,用手修复。可以看出,海王墓出土的青铜fou碎片是在金属修复室逐渐形成的。数百年后,当时钟修理室每小时响起时,你可以听到依然美丽的报时音乐。

曲锋说传统医院与时俱进。与以前的维修队相比,他们大多数是工匠。如今,许多从世界著名大学毕业的科学和工程学者在遗产医院使用专业仪器来找出每一个遗迹的原因并绘制病历。另一方面,随着文物修复技术的不断发展,最小干预原则越来越流行。借助先进的技术和工艺,文物的历史信息可以延年益寿。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故宫博物院举办了一次中国古代花木文物特别展览。展览中的许多作品已有1000年的历史,并一直保存至今。这离不开包括曲锋在内的文物医生的精心照料和他们对祖国和中国文化的真诚热情。中华文明也归功于无数热爱中国文化的人,他们年复一年地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一代又一代地分支机构层出不穷。

温家宝/本报记者常璩协调/迟海波

硬汉演员在被发现作弊后拒绝剪辑8750万部电影?请访问“中国国际信息中心”的官方微信,搜索更多信息

姚记娱乐网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十二 辽宁十一选五 快乐8下注